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帶一本書去泰國Day6

2019-12-04 来源:

“你是自立的人,即便成了大人,也像这棵树一样,像你现在这样,站得笔直得活着”

大江健三郎

(一) 清晨历险

P.P酒店客房内唯一能让我满意的就要数这张大床了,床垫枕头很是柔软舒服,睡得好觉不说,还可以借以锻炼,松松筋骨,其实也就是把双脚搭在柔软的床边,双手撑在地毯上,慢做俯卧撑,这样可以增强肋间骨坚韧度,有助于抗击打能力的提升

可能是思乡心切吧,才六点,我俩竟都已醒来,想着距离离店出发还有一段时间(10:45分的航班),我提议去纪念碑前拍几张晨早的照片,随即下楼,和侯在酒店门前皮肤黝黑的TT司机比划了几下纪念碑的样子,嘟囔了一声“far…”, 开价70B,赶时间心切,随即ok,出发

顶着阵阵微风,TT载着我们穿行飞奔在清晨曼谷空旷的小巷大街间,感觉很是惬意,还真有点快马扬鞭的味道走了一阵,我俩就都觉得不太对劲,怎么和平日的路不太一样呢纪念碑是这几天在曼谷往返酒店与景点间的必经之路,所以较为熟悉,司机小伙可是不管那么多,径直猛猛往前冲,好似要永远不回头的样子,转瞬间,TT竟又转入一个小巷,心想着:凭他那身板能奈我何,更何况是在光天化日下,除非拿家伙…,正估摸筹划着可能的应对之道,‘嘎’的一声,TT竟在小巷内一T字路口处停下了,正待发问,便看见那蓬松头发下略显憨厚的笑容,小伙随即点头示意我们到了,啊有没有搞错,这是在哪呢看我们东张西望,他只是利索地往天上这么一指,哇这才看到,我们竟已是置身于一座摩天大楼之下了,也就是64层高的曼谷第一高楼的身后了,唉,看来是出了误会,被他误解为来看高楼、找‘地标’了,眼见天色渐明,赶忙再次和他比划后,要他调头,转往纪念碑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802/QUFEI 77 4.jpg" height="810" width="489">

(曼谷地标)

在启动时,TT居然死火发动不着了,示意我们一旁稍候,也怪,在司机小伙几声吆唤下,路过的行人竟然纷纷帮手推车,转眼间,‘轰隆’一声;我则是利用这当会功夫,抓拍下了泰国第一高楼的英姿

TT在主街上渐渐减速靠右准备调头时,‘嗖…’的一声,一辆的士几乎是紧贴着我们过去的,看那架势,时速起码在120公里以上,直吓得我一身冷汗,好家伙,这要是擦上了那还了得…

途径博物馆时,示意等我一会,跳下车来赶忙拍了两张此时,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只见所有行人恭然站立,奏国歌不对,好像还没到点啊,看我手拿相机呈半蹲状,几个‘纠察’模样的便装市民顿时紧张了起来,一边是示意我站直站好,同时还做着严禁拍照的手势,一问,乖乖,原来是国王的车队就要途径,随即站好,等着看个究竟,不一会国王车队浩荡驶过,本想 来着,但一旁纠察盯得很紧,未能成功,看看时间,才过7点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802/QUFEI 4.jpg" height="10 6" width="69 ">

(国家博物馆)

(二) 来兮归去 拍完纪念碑,赶回酒店,办完退房手续,搭上的士,直奔机场

此间还有两个小小插曲,先是办完退房手续后,出于礼貌,当我们善意地向着那个‘熟悉’的receptionist 微笑致意时,她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我们只是没事问候,竟很不耐烦的白了我们一眼;再就是拉我们去机场的司机大佬,上车后任我们怎样比划旁白,竟似不知飞机为何物,以及机场的方位,遂在红灯路口示意他靠边停车,叫来警察,指示清楚,然后上路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802/QUFEI 257 4.jpg" height="644" width="1018">

(纪念碑前)

到达机场,和来时的费用一样,也是280B例行手续后,临登机前,Helen再入免税店进行‘疯狂’采购,然后到退回余下的4 00B,也就是1000港元了,之后登机,启程回家

冷这是回到香港后的第一感觉时间面前只有公道,回到香港,我们也一并还回了几天前多占的那一小时,看看表,已近下午记挂着广州家中的宝贝儿子,到家后才半个钟,Helen就赶着启程,搭车返穗;而我则要坚守岗位,继续独自在港的目送远去的巴士,不待有些情愫,声已响起….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802/QUFEI 4.jpg" height="10 6" width="58 ">

(来兮归去)

... ... ... ;从下午,到晚上,直至深夜两点,竟又是一刻不得停歇我,又回复为‘三陪’、兼‘24-hours-紧急保姆’的角色中次日上午集团例会后,并不急着进公司门,相反,迎着些许冷风,踱步慢行,来到数百米外的码头

现于眼前的,依旧是西环这片宁静且碧蓝的大海

(独自看海)

后记:

出发前的上神游,中间的亲身经历,再加上过去一周的6篇草记,前后三周,8篇小文,几集照片,构成了我心目中相对完整的泰国之旅

出于时间上的考虑,再往后只会越来越忙,也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记忆会逐渐淡去,索性定了计划,并依照一贯的工作作风,节内事节内毕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有许多横向纵向的接待应酬和例行事务缠绕着我,尽管如此,依旧恪守计划和‘战术纪律’,哪怕是彻夜不眠,我仍然坚持着,直至昨日深夜这,或也是某种可笑的执着吧

由于水平和时间的局限,几篇游记相对冗长,且图片文字皆不华美;但当这最后一篇完稿之时,竟还是颇感欣慰和喜悦的;藉此,旅程得以完整记录,部分旧事得缘再现,情感得以梳理,所谓思想也得以升华和沉淀

现下回看这几篇游记,不经意间,发现竟也是一段较朴素的心路历程,或者说,是一场内心的对话,是一段心灵之旅从8号晚上到9号清晨,在ChiangMai至Bangkok的火车上,先后认识了Tom和Pullop, 还记得Tom问我,你旅游的目的是什么当时一二三的随便说了几条,但之后几天,我一再陷入了思考还记得《穷爸爸、富爸爸》里有这样的一段话:人生实际上是在无知和幻觉之间的一场斗争,或许正如Tom所说,除了可以开拓mind和vision外,旅程中的经历见闻有助于更好的了解和认识自己

对我来说,此次的旅行是充实且快乐的,以旅游舒缓身心,以相机纪录旅程,身心都很愉悦;更重要的是透过此行中的一些机缘巧合、阴差阳错乃至经历种种,得以更多的了解自己,乃至人生,并似悟到了部分‘取舍之道’的真义,正如年初一深夜在日记里所写那样,“有些事,我会一如既往坚持下去;对于另外一些,我已选择放弃,不会再停留您,也不必再行试探…”

记得临下车前Pullop对我说:“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文化无知,这样会很容易被wash mind ”有时我也在想,国家民族是这样,之于个人,不也如此吗于个体而言,文化乃至精神层面的空虚和苍白恐怕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吧所以,与其小我自闭,我更愿意选择带上一本书,和一颗沉淀的心灵,游走于异国他乡,以寻求精神层面的成长和坚强

700) {this.height= 700/this.width*this.height; this.width=700;}" src="http://images .ctrip.com/wri/images/200802/QUFEI 6007 4.jpg" height="679" width="10 6">

(泰国印象之2)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症状

热淋清颗粒的功效

免费小程序商城

宝宝感冒吃什么好
输灯盏细辛注射液注意事项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