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木纹征途第三百零五章步步杀机的神洲大陆

2020-09-17 来源:

征途 第三百零五章 步步杀机的神洲大陆

解决掉两只异变的村民,原本行动缓慢的队伍速度又重新提了起来。天色早就黑透了,也没人敢点火,所幸道路很好,倒是不用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颠簸的道路上挣扎。

杏黄村与黄泉渡距离本就不远,如果只有天佑他们自己早就该到了,带着村民速度被拖慢了许多,好在两个时辰后也总算是到了。尽管又累又饿,却没人提出要休息什么得,天佑他们不停,村民们压根就不敢说话。

黄泉渡口到出现后天佑示意队伍暂停,然后组织了一下人手将队伍分成两拨,村民和和几个远程类型的人员在外围等待,天佑带其余人员先行进村打探一番。如果带着这些村民在狭窄的村镇中被亡灵堵住,这帮人多半是一个也活不下来。天佑他们还没厉害到能在亡灵潮中护住他们,自保就是他们的极限了。

还好,检查并未遇到什么危险,但黄泉渡中的情况却不容乐观。镇北一侧的房屋有大片的坍塌,周围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块,看样子是从背后的山岗上滚落下来的。不过落石威胁范围有限,大部分建筑依然完好。只是这些建筑中那凌乱的样子,以及街道上随处可见的血迹无不说明这里发生过什么。

“看来亡灵已经先一步袭击过这里了。”赵灵韵扔掉手中染血的外袍残片说道。

“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白冰雨说着看了眼村口方向隐隐约约的人群,“我们是不是抓紧时间撤离?”

天佑点头。“马上撤离,你们去护送队伍,冰雨师姐跟我去找船。”

众人点头,然后分开行动。白冰雨跟着天佑一起来到了渡口。这儿是很大一片的码头区,周围是空旷的货场,尽管已经人去楼空,货场上依然堆放着大大小小的木箱,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穿过这片堆放场,天佑已经能听到河流拍击码头的声音,但入眼的情况却不太好。河道上空空荡荡,看不到一条船剩下。这本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管是在什么地方,船永远比车要贵,而在神洲大陆就更是如此,因为这里有妖物的存在,湖泊什么的了解情况后倒无所谓,小木盆照样能下水。但在长江、黄河这样的大型河流中却是根本就没有小船敢于下水,那动不动就三五丈长的水生妖物对任何排水量低于五十吨的船只来说都是极端危险的存在。当然大船也未必就安全。

即便以地球上的生产力水平,船只的造价依然颇为不菲,何况是在落后的神洲大陆,而且是五十吨以上的“大型”船舶。没人会将这样贵重的东西随意丢在无人看管的码头上,自然也就不可能让天佑他们随意捡漏。

没有船只,从水路撤离的计划就成了泡影。

白冰雨已经明显有些焦急了起来,在码头上来回的奔跑,希望可以发现哪怕一艘还停靠着的船舶。然而这根本就是无用功。河面上又没有障碍物,五十吨以上的大船即便隔着老远也能看到一大片阴影,根本不需要靠近观察。

天佑虽公司计划从本周开始然较为沉稳,但心中也不免有些着急。没有船就意味着没法离开,而黄泉渡既然已经被袭击过一次,就和可能还有第二次。他们这些人现在等于是被堵在了这里,如果不能安然撤退,他们自己或许没事,这帮村民却注定活不下几个。天佑也许能救下几个孩子,但大人估计全都会死光。

事实上对普通人来说即使是待在这样的环境中本身就已经是威胁了。鬼雾是阴气组成的雾气,普通人的每一口呼吸都会带入大量阴气入体。而短时间内的大量阴气入体除了会引起各种疾病之外,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活人尸变的可怕景象。

之前被处决的两个僵尸化的村民其实就是活人尸变,天佑当时觉得疑惑的主要原因不是发生了尸变,而是尸变的人比较奇怪。按说这种变化应该会先从老弱病残开始才对,那两个明显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队伍里有的是比他们更容易受到阴气侵染的人,可奇怪的是最先尸变的却是他们两个。

当然,再这么待下去,队伍里的其他人也迟早都会尸变。尽管没有正式调查,但天佑他们已经基本确定了所谓的中毒现象应该就是阴气和尸毒的侵染现象。杏黄村的地下水与空气大概是都被污染了,所以才会造成如此村民中毒病倒,而一旦离开这个范围,只要多晒晒太阳驱散阴气,自然也就痊愈了。

可惜,知道这些对目前的情况毫无帮助。他们归根结底还是需要一艘船,一艘能带走这三十几个村民的大船。

“怎么办?没船,码头一条船都没剩下。”白冰雨一脸担忧的跑了回来,她已经检查完了整个码头,根本找不到一条船。

就在这时,后方的队伍已经脚步纷乱的跑了过来,而且还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来到黄泉渡的路上,一大片的亡灵正在向此地推进,虽然速度不快,但迟早会淹没码头。

似乎是嫌情况还不够紧急,这时村北方向又传来一阵巨响,几块巨大的石头从山岗上滚落下来,其中还伴随着很多小黑点。但是,等摔落在地之后,那些黑点却是纷纷活动了起来。它们一点点支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或者干脆就是用折断的四肢在地面上一点点的往前蹭,但这都改变不了这些东西正在移动的事实。

“僵尸!”刘烨眼力较好,一眼就发现了山上落下的那些黑点的真面目。

村民们此时已经彻底慌了,一起围着天佑等人拼命的恳求不要丢下他们,因为眼前的情况下没人帮助他们就只能等死。至于说跳入黄河游到下游……那其实不比硬冲出去生还概率更大。水中的妖物还是其次,运气好未必会碰上,但黄河从来就不是个安静的淑女,各种扭转带来的湍流和漩涡足以让世界游泳冠军葬身水底,更何况是一群完全不会水的旱鸭子?

相比于村民的惊慌失措,天佑一行倒是淡定的多。他们的脸上并没有太多交集的情绪,担忧也是为了眼前的这些村民而不是他们自己。没有这群人的拖累,他们其实有的是办法脱离。不管是游过面前的大河还是往回杀出一条血路,都不是多复杂的事情。

白骨洞中那些高端亡灵他们不是对手,这些被阴邪之气侵蚀转化而来的骷髅和僵尸还真不能把他们怎样。只要别傻乎乎的停在某处被围了起来,突围还是比较容易的。

作为领队,此时别人可以询问他,天佑自己却不能去找别人想办法。他虽然不担心自身安危,却也不想让这些村民就这么死在这里。微微凝眉四下观察,看着一上一下随水流浮沉的栈桥,天佑忽然目光一凝,下一刻便向着栈桥跑了过去。

刚刚正在想办法的天佑忽然注意到了这栈桥在随着水面上下浮沉,而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就只有浮桥而已,而所谓浮桥,其实就是穿成一串的舢板之上扑了一层木板组成的长桥而已。只要拆掉上层的木板与连接的绳索,浮桥立刻就会变回一条条小船。

尽管这不是大型船舶,但有船总好过没船。平日里为了那点渔获不值的驾着小船贸然进入黄河冒险,但如今逃命的情况下冒点险也好过在这儿等死。

“快,所有人,上栈桥。”

“天佑师弟你要干什么?”赵灵韵上了栈桥还有些不明所以。

天佑干脆一指脚下:“这不就是船吗?”

“船?”

众人先是诧异了一下,随后也反应了过来。随着水流上下浮动的栈桥可不就是船吗。他们现在在逃命,什么都不能讲究了。只要是个能飘起来的东西,哪怕是门板也值得一试,何况这浮桥本身就是船,无非是小了一些而已。至于说如何航行什么的……村民们现在根本就想不了那么远,而天佑他们这群人却是都想明白了。他们只要沿河而下,又不用逆流行进,不许要橹浆,也不用船帆,只要能控制住方向即可,水流会带着他们前往下个渡口。

有了救命稻草,村民们立刻蜂拥而上,将长长的栈桥完全挤满。

天佑皱眉看了看那下沉的相当厉害的栈桥,忽然又让人都回到了木桩支撑的固定式码头上来。

本来村民还有些诧异,不愿意放弃这最后的稻草,然而天佑下一步的行动却是让他们明白了过来。因为天佑正在砍上游位置的浮桥连接岸边的绳索,然后和其他师兄一起拽着绳索移动到他们刚登上的浮桥边,接着开始将两条浮桥用自带的绳子紧紧的捆在一起。

两条浮桥还不够,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纷纷帮忙。带来的绳索不够了就在码头上找,这地方来往船只用的帆绳之类多不胜数,随便找找就能翻出一大堆来。战斗力最强的赵灵韵带着刘烨和曲童几个人去前面阻截亡灵推进,天佑他们则是用极快的速度在此地捆绑绳索,就连村民都加入了进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只是简单的固定,不许要多么繁琐的工序,天佑他们这么多人,很快就将整整五条栈桥捆成了一个整体。栈桥本身内部的船只都是已经穿好的,他们要做的无非是横向连接而已,利用本来就钉好的固定环很容易就能做到这点。

不一会,一个面积足够在上面打篮球,边上还能留下一圈观众席的宽阔浮台便完成了。天佑让众人上船,自己去前面叫赵灵韵他们撤回。因为骷髅和僵尸的速度都不算快,脱离接触倒是很容易,直接转身跑就行了。

队伍很快全部聚齐,天佑挥剑砍断了最后一根连接岸边的绳索。在水流的带动下,浮桥立刻向着下游飘去。天佑已经提前砍掉了下游位置的几座浮桥让它们顺水而去,给他们的浮台空出了好大一片缓冲区。

没有阻碍的浮台旋转着向下游飘去,速度不快,但看着渐渐远去的堤岸,村民们都是松了口气。

亡灵们没了阻挡,速度较快的骷髅很快冲到了岸边,它们冲着河水无声的嘶吼,却根本冲不过来。最前排的几个骷髅还搞笑的被后面的骷髅给推下了黄河中,结果当然是泡都不冒一个就沉入了水底。当然,亡灵是淹不死的,但水里比它危险的东西多了去了,那骷髅最终只会变成一堆骨渣而已。

随着远离岸边,再也看不见那些亡灵,浮台上的村民们也像是被抽干了最后一点儿力气,纷纷瘫软在木板上。

看着村民,天佑无奈的招呼了一声,拿起提前准备好的木浆坐到了浮台边缘开始划水。他们不是要划船,而是要控制方向。神洲大陆的黄河可不是地球上那条黄河,这里的黄河两侧都是高耸的山峦,深入河中的无不是锋利的岩石,一不小心撞上去那就彻底完蛋了。虽然水流会带着他们向下游前进,却不会管他们撞上什么,所以方向还要他们自己把握。

木浆本来不是为了驱动这么大的浮台准备的,好在他们人多,力气也足,仅做为舵来使用还是不难的。

现在不光是村民,连天佑他们这些人都松了口气,感觉这次真的是有够惊险。然而真正的危险往往就是在人最松懈的时刻才会出现。

轰……就像是撞上了水雷,巨大的浮台从中央被猛的掀起,木片和人体一起四散纷飞,眨眼之间宽大的浮台便化为万千片细小的碎木覆盖了个半个河面。村民的哭喊声与师兄们的呼喝声响成一片,一时之间纷乱无比。

天佑人在半空,尚未落水,一片巨大的阴影便已经扑了下来,捞捞抓住天佑的腰部,将其提了起来。

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天佑并未惊慌,目光始终锁定河面,然后果然发现了一个巨大而狰狞的脑袋。

“那边。嘲风,把我扔下去。”

不许要过多交代,嘲风一个轻巧的转弯,俯冲而下,然后双爪一松,天佑手持更换好的太一剑从天而降。那巨大的鱼怪没有想到威胁会来自天上,被天佑轻轻松松的一剑灌入头顶,吃疼之下立刻挣扎着沉入水底,但刚刚这一下已经刺入了脑中,怪鱼没挣扎两下便已经彻底死透。

天佑保持着闭气状态,双手握剑,团身将脚底踩上鱼头奋力一蹬,拔出太一剑的同时向着河面飞速浮去。

哗的一声,水花在吕萌身侧爆开,吓得她一声尖叫,待看到天佑之后才缓和了过来。

“浮筒,抓好。”天佑直接扔出绑成一圈的空心毛竹,吕萌一把抓住,手忙脚乱的套在了身上。这简易救生衣虽然累赘,却能提供相当浮力。

左右四下张望了一下,天佑问吕萌:“看到其他人了吗?”

吕萌指了下下游方向:“村民大多被水流卷走了,冰雨师姐在那边,救了两个人,正在往岸边游,其他人我没看到。”

“你自己也去岸边,和冰雨汇合。我去找一下其他人。”天佑说完便仰头大喊:“嘲风。”

黑色的阴影再度压下,天佑收回太一剑举起双手,一双有力的钩爪准确的握住了天佑的双臂,带着他迅速脱离水面。

吕萌看着被嘲风带起的天佑,羡慕道:“到底谁才是通灵师啊?哼,回去一定让他给我也尽快抓一只回来。”

天佑并没听到吕萌的小心思,被带离水面之后居高临下视野确实好了很多,但要找到众人还是相当麻烦。折腾了一路,现在已是亥时(21~23点),除了一轮明月根本没有其他光源。天佑视力虽好,河面上却遍布各种浮台残片,何况落水之人多达四十多人,除了三十几个村民还有天佑他们一行十几人,要在河面上找齐这些目标实在不太容易。

还好,天佑也不是光自己一双眼睛,还有月影和嘲风可以帮忙。月影不能现身,但可以躲在空中充当侦查机,嘲风一方面兼职侦查一方面成为了天佑的交通工具。借助两个妖宠的帮助,他很快便找到了大部分师兄,并告知了白冰雨和吕萌所在方位,让他们向那个方向聚拢。至于说不会游泳的师兄也不需担心。修士们的体能决定了他们只要肯扑腾,就算姿势比太正确也很难真的沉下去。周围碎木片很多,随便找块够大的让师兄抱住,然后拼命的蹬水往岸边游就行了。

所幸这段河面刚好是个转弯,宽度也足够宽阔,所以河水的流速较为缓慢,众人没有被立刻冲散。

不过,师兄们虽然大多找齐了,却又两个人没找到,而村民就更是损失惨重。这帮人都是普通人,在浮台被怪鱼袭击的瞬间可能就已经死了几个,落水后不少人都被水面拍晕了,很快沉入了水底,仅剩的一些人中大部分不会游泳,只能扑腾挣扎着求生。运气好的抓到浮木碎片还能支撑一会,运气不好的就只能在耗尽体力后绝望的沉入河底。

这就是神洲大陆,神秘、秀美却一点也不浪漫,一点也不温馨。在这里死亡距离每个人都是如此之近。你虽然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也无需气恼单身狗的身份,却要时时刻刻想着下一顿饭在哪着落,以及能否见到明日的阳光。富足优渥的生活在这里只是少数人的期望,绝大部分普通人唯一的奢求就是能活着,要是家人也能一起平安的活着,那就是上天的恩赐了。

失踪的人员中包括刘烨和赵灵韵,修士队伍损失倒是不大,而且失踪的两人也未必就有危险,只是一时找不到而已。至于说村民……天佑最终只看到了七八个人。他没有把他们送上岸,只是给他们指明了方向并送去了浮木。现在不是集中力量救人的时候。

看着黑沉沉的河面,天佑想了想,忽然让嘲风把自己带到了前方河岸边,拿出太一剑注入灵力,然后任其悬浮在半空,接着重新被嘲风带起寻找落水者。被注入灵力的太一剑就像一座灯塔一般,在漆黑的夜色中散发着耀眼的白光立在河岸上方缓缓浮沉,整段河面都能看到它散发出来的白光。这就是天佑的目的,用太一剑当成聚拢众人的灯塔。在这夜色中,看到光亮的人自然会集中过去。

还别说,这招真管用,很快天佑看到了扑腾过来的赵灵韵。降落水面,知道她看到了光亮之后天佑交代了两句就再度飞了起来,顺着河面向下游去,继续搜索幸存者,然而忙活了半天也再没有什么收获。

返回去,用绳索把之前被送了浮木的几个幸存村民穿起来,由嘲风拉着绳索向岸边拖拽,一群人很快便被拉到了岸边,但是因为体力透支,这些人死活也爬不上陡峭的河岸,最后几乎是一个个被天佑拽上去的。

在太一剑周围聚拢起来的人员和天佑计算的稍有不同,并非七八人,而是十人,其中包括最先解救的那对姐弟中的姐姐,还有一个竟然是那特别愚蠢的村妇手中的儿童,不过村妇已经不知去向,孩子是之前找天佑要水的老人救起的,被放在浮木上才得以幸存。

这帮人如今已经彻底耗尽了最后一丝体力,再也挪不动半步。天佑无奈,只能让他们在此休息,交代了一声千万别碰自己的太一剑,而后便飞去找到了还在扑腾的赵灵韵。她显然是会游泳的,只是技术不太好,在有一定流速的河水中移动速度很慢。

天佑放下绳索,嘲风的定点悬停能力几乎堪比直升机,只是不太稳而已。拖上赵灵韵之后没去村民那里,天佑直接把她带去了白冰雨他们上岸的位置,这里一众师兄弟已经基本聚齐,正在地上休息。

天佑和赵灵韵到来之后其他人都是一阵关心的询问,让赵灵韵感觉很温暖。以前的她因为性格问题一直较为孤独,如今能有这么多人关心自然是较为开心的。不过随后大家的心就提了起来,因为刘烨至今没能找到。没有人看到他去了哪里。这边的师兄弟们都没看到他,村民那里显然也没有。

“我水性好,下水去找找。”一位师兄站起来就打算重新下水。

天佑按住他:“真沉下去了你水性再好也没用。还是我去吧,起码比你们快些。”

这个话确实无从反驳,看着天佑被嘲风带起,众人除了羡慕就只剩下期许了,希望天佑能找到刘烨。

人生三大铁中就有一条是一起扛过枪,也就是说战场上建立的友情往往是最真挚的。他们这群人或许之前还不太熟悉,但经历了这两日的事情,关系已经相当的好了。此刻他们是真的希望着天佑能救起刘烨。

天佑并不知道后面期望的目光,他现在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河面,但黑沉沉的河面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袭击发生的时间太长了,天佑不知道刘烨是被冲到了下游,还是正在某处河面扑腾,亦或是沉入了水底。就像是现代的海难救援,时间越长搜索范围就要越大,你不知道幸存者会在什么位置,只能大概估算范围。可问题是现在天佑只有自己和两个妖宠,三双眼睛的搜索范围实在不大,黑夜也严重影响了他的探查情况。

正当天佑有些绝望的时候,距离很远的地方却突然闪过一道亮线,直指天际,虽然是一闪而逝,但在这黑夜中,亮蓝色的光线却异常的醒目,就如雷雨中的闪电一般耀眼。

天佑瞬间便意识到了那是刘烨的求救信号,赶紧让嘲风转向飞了过去。

可惜,刚刚发现光束的时候距离太远,而且因为河道的角度问题,发射位置被山体伸入河中的部分遮挡,根本就看不到发射点。天佑如今绕过了那段山体,但是却望着漆黑一片的河面无从下手。这里看不到刘烨的人影,之前的光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佑皱着眉头四下寻找,但依然是一无所获。就在他即将再度失去信心的时候,前方河面突然又闪出一道亮光,虽然较为细窄,但确实很醒目。

看到亮光天佑的心情立刻就好了不少,能求救说明刘烨的情况还不算太糟,而不断移动的发射位置也指明了他在河面上,正在沿河而下,这是好事,说明他没有沉下去。河流表面和水下的流速其实是不一样的,刘烨移动速度那么快,说明他在水面上。

这次嘲风不需要天佑提醒已经飞了过去,时间掐的将将好,刚好看见一只挥舞的手臂沉入河中。

嘲风直接从半空中把天佑扔了下去,像条反潜鱼雷一样,天佑一个猛子扎到河底,从身后一把揽住刘烨的腰身,然后拼命向河面游去。

很快浮出水面,嘲风俯冲下来悬停在水面上。天佑让它先把刘烨送到了岸边,自己则是让月影抓住了自己的双臂拖着自己快速跟进。

这里反正已经没人了,不担心月影暴露。刘烨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更是不可能发现月影的身影。可惜月影虽然会飞,升力却不够,只能拖着天佑前进,没法把他完全拽出水面。好在这样速度也还算不错,总算是和刘烨先后到了岸边。

原本还想着上岸给刘烨急救一下,不过修士的身体素质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刘烨被扔上岸之后立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自己翻了个身,趴在地上拼命往外吐水。天佑连忙让月影沉入自己体内隐藏起来,自己游过了最后一段河面爬上了岸边岩石。

从大石上跳下来的时候天佑也是一歪,差点滚到地上。说实话这一会他也累得不轻,一口气救了那么多人,即便力气活都是嘲风干的也同样不是个省心的事情。何况河水的低温本身也会快速消耗人的体力,天佑一会下水一会出水,身上的水不断的被风吹着,消耗的热量更是恐怖。换做以前的天佑怕是已经冻的直哆嗦了,但如今却是没多大感觉,只是觉得有些冷而已。

想了想,天佑干脆把每日必用的大补汤拿了出来,然后捏着鼻子一通猛灌。还别说,这东西取暖效果真好,刚喝下去立刻身上就开始发热,除了嘴里难受之外也没别的问题了。

自己取暖完成之后天佑回到了刘烨身边,帮他做了简单的应急处理。其实也就是把他的衣服换了下来,用自己放在无忧袋中的干衣服暂时给他换上。即便是修士也不是说就是铁打的,他们只是抵抗力更好,不容易生病而已。如果真的不管不顾可劲糟蹋,其实也是会生病的,尤其是灵力流失严重的时候。

天佑之前看到的光束其实就是刘烨手中灵枪发射的灵力子弹。这支枪不光可以发射实体弹药,也可以通过冲能直接将压缩后的灵力发射出去,而效果就是刚刚那一闪而逝的光束。

这种纯粹使用灵力发射的模式耗能巨大,以刘烨的灵力根本支撑不了几下,而且威力比实体弹药要小很多,唯一的优势大概也就是哪一闪避了。虽然那射出的压缩灵气并不能真的像一道光一样用光速前进,但至少比实体弹丸的速度要快好几倍,不要说一般的妖魔鬼怪,就算是无锋剑圣那样专修近战的仙门高阶仙长也照样反应不过来。当然,以灵气弹那点可怜的威力,像无锋剑圣那样的高人怕是连闪避的欲.望都不会有吧?

不管怎么说,刘烨总算是依靠纯灵气模式发射时的耀眼光束招来了天佑,也救了他自己。带负面效果就是全身灵力耗尽。最后的那一枪之所以一闪而逝,就是因为充能不完全导致的。刘烨全身的灵力一共也就够开一枪,剩下的那一枪强行发射连正常的一半威力都没有。

此时体内空空如也的刘烨没有灵力的加持,状况比普通人也好不了多少,如果不赶紧处理,之后必然会大病一场。而且修士们不知是不是因为长期不生病导致免疫系统退化,一旦生起病来通常都极为严重,虽然死不了人,但恢复会非常的慢,症状通常也很猛烈。之前天佑就曾遇到一位出任务受伤的师兄感染风寒,结果高烧一百多度,把房子都给点着了。亏了周围师兄发现及时,否则这家伙就差点自.焚了。

据说修士生病的时候体内灵气容易失控,那位高烧一百多度的师兄就是因为火系灵气较强,所以才会那么夸张。如果换成水系灵气特别强悍的师兄,那搞不好就是直接把整个房子给冰封起来的结果。

为了防止刘烨也发生类似情况,天佑也没敢丢下他不管,而是就地给他生了堆火。木柴什么的山上到处都是,天佑赶时间,也不去找什么干柴了,直接用太一剑放倒一棵大树,整根的搬到河滩上,然后拆了一个自制的炸药桶,用其中的火药引火,配合奔雷掌的电打火,愣是把湿漉漉的大树给点燃了。

有了篝火,剩下的就不许要管了。刘烨又不是残废,就算再累,自己靠着火堆休息总还是会的。

这边不用管了,天佑就又让嘲风带着自己往上游飞去。刚刚刘烨被冲出很远,和前面的大部队拉开了距离。

嘲风带着天佑先是路过了村民们所在的那处河滩,太一剑还在那儿飘着。借助白色的光芒可以看到附近模糊的人影。天佑也没多在意,继续向前,很快看到了白冰雨他们。除了刘烨在下游烤火,其他人都在这儿了。天佑看了一下,大家的情况都还算好,没人受伤,就是浑身湿漉漉的。不过三个女性是例外,主要是因为她们都有无忧袋,吕萌手里的还是个乾坤袋,里面自然有换洗衣物,所以已经提前换掉了湿衣服。

相比之三位师姐,师兄们样子就稍微惨点,好在也不算大事。

天佑担心那些村民,也没在这边多停,告诉他们继续往下游走,去和村民汇合,他自己则先一步过去升起篝火等着大家过来。

打过招呼天佑就打算离开,后面赵灵韵却忽然安慰了一句:“师弟不必着急,我刚刚登岸之前有看见一艘大船朝着那边过去了,应该是发现了村民们。”

赵灵韵只是想安慰一下天佑让他不要担心,没想到天佑听到这话却是猛地一惊。

刚刚路过那片河滩的时候天佑就隐隐感觉哪里不对,但也没怎么在意,如今结合赵灵韵的提醒,他突然就反应了过来。刚刚那河滩上人太多了。

本来有人帮忙确实是好事,可天佑却没来由的一阵担忧,因为他把太一剑丢在了河岸上。倒不是怕有人抢他的神兵,而是担心那些人的性命。神兵认主,没有资格的人是不能乱碰的。这方面吃过亏的人可是不少,所以修士们也都知道。可惜,修士们明白,普通人却不明白。

想想一群普通的商人,乘着大船在一处无人的浅滩上发现了一柄会自己悬浮的宝剑,而且宝剑还会发光,此时那些人会有什么想法?正常人的第一想法八成都是局为具有吧?

村民被天佑提醒过,应该是不敢动太一剑的。但船上那些人就未必会听这些村民转述的警告了。甚至于村民会否转述都还不一定呢。

如果只是有人贪图天佑的神兵,被太一剑干掉了也就干掉了,关键那太一剑的暴脾气天佑是见识过的,绝不会只是杀个人那么简单。这家伙一旦暴走,绝对是山摇地动。

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天佑赶紧催促嘲风加速,结果却还是晚了一步。


枣庄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止血药
羊水过少
友情链接
兰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