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木纹戒中山河第五百零五章巅峰对决

2020-09-17 来源:

戒中山河 第五百零五章 巅峰对决

[第2章第2卷]

第453节第五百零五章巅峰对决

“什么!是安桐!”

“是安氏那子弟安桐!”

“啊!安桐!我没有看错吧!”

萧云升的到来如同剧烈的洪流一般,狠狠的冲刷了众人的内心。

安氏禁卫一下子都是热血倒流,萧云升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太大的惊喜了,他们都向萧云升迎过去,激动的叫着萧云升的名字。

场中的斗争不由自主的便停了下来,玄阁老老怀大慰,目光大亮,他也不説其他事情,当先便激动的大喝了三个“好”字。

安若容身躯一颤,她目光已痴然,心中颤动的想道:“我便知道,他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她朝着萧云升迎过去,目光复杂无比的説道:“你终于来了。”话语不多,里面却已含着千言万语。

萧云升用手擦了擦安若容嘴角的血迹,説道:“若容你受苦了,我来晚了。”

“我没事的,只是苦了少主。”安若容低声説道。

萧云升很快来到了安佩容的面前,他将安佩容xiǎo心的扶起,目光一直在观察着安佩容的伤势,当看到安佩容那胸襟都被鲜血沾满时,他目光的血红达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程度,里面包含的滔天的愤怒。

这时安佩容只是呆呆的看着萧云升的面容,她岂能感受不到萧云升心中的激动,她心惊的是萧云升这股感情实在是太澎湃,简直比大山还要沉重,她实在难以理解萧云升对她何以这般独特。

安氏子弟之中效忠她的大有人在,可是她能敏锐的感觉到,萧云升对她的这份感觉截然不同,乃是另外一种深厚的感情。

“安桐……”安佩容神情有些恍然,她轻轻的叫了一声。

萧云升将安佩容好生带到了玄阁老的身边,他紧紧的一咬钢牙,一字一顿的説道:“谁若是敢欺负你,我倾尽一切,纵尽所有,也定要杀了他!”

“你……”安佩容身躯一颤,恍然之间她倒是想起了先前安若容和她説过的那个事情,説是安桐的身份另有隐秘,她隐隐之中似乎抓捕到了什么,然后潜意识却又让她不敢往那里去想。

玄阁老连声问道:“安桐,这些天你都跑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大家对你有多担心。”

这时萧云升缓缓的转过头来,他目光血红的死盯着秦承业,説道:“这便要问秦少盟主了……”

那边秦承业喉咙口堵着的一句话终于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他惊声叫道:“怎么可能!不可能啊!你到底是人是鬼!”

白蒙、石拱、熊迟、袁业等人当初都是和秦承业一起,亲眼看着萧云升跳入到那熔浆无底洞中的,这个时候也都是惊的呆了。无论从哪方面来想,萧云升都应该是死定了,可是现在萧云升就这样直接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此时他们看着萧云升,简直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当萧云升那目光扫射而来时,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熊迟惊骇的叫道:“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

萧云升一声冷笑,説道:“是啊,我明明已经被你们逼死到那熔浆无底洞中了,我本应该死了的,是吗。”

听到几人这番对话,周围众人也总算是都搞明白事情的大概了,原来在这之前萧云升和乌盟等人还有过一场厮杀呢,萧云升似乎是被逼到了死地,而秦承业等人都认定萧云升死了,后面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萧云升又“活”了过来。

玄阁老闻言已是大怒,他激动的指着白蒙等人,咆哮道:“果然是你们搞的鬼,暗地里竟然残杀我安氏参赛子弟,这等卑劣行径倒要让四大域的同道都来説説!你们这帮卑鄙xiǎo人!我们安氏对这事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安渐鸿喝道:“没错!空清池之争本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一直以来我们两方都是自觉恪守,不想如在定海针水产食品有限公司内今你们居然卑劣到如此地步,我定然要如实奏秉族长,这事情你们一定要给个交代!”

“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安氏众人个个都是义愤填膺。

反观之乌盟众人,此时倒都是有些底气不足了,这事情的确是他们太理亏了,尤其现在还有甘璇这些外人在场,他们的脸面更是有些挂不住了。

白蒙脸色一变,这事可千万不能坐实了,不然四大域的dǐng级宗派可都要谴责乌盟了,説不得最后还要借题发挥将触角伸入到空清池这边。

他连声説道:“安桐你休要胡言!当时你乃是被那些烈焰爆兽逼下去的,和我们可无关,你无凭无证的要是敢再胡説八道,污蔑我乌盟名声,我们绝不会放过你!”他脸色中闪过一抹冷笑,正是吃死了当时萧云升孤身一人,没有人为之作证。

安氏众人大怒,纷纷激动的叫嚷起来,萧云升却显得十分的沉静,他始终都是紧紧的盯着秦承业,深深的説道:“我没有功夫和你们在这里争论,我来这里是要找秦承业算账的。”

“找我算账?”秦承业忽然张狂的笑起来,他的目光越来越冷,一字一顿的説道:“安桐,你虽然侥幸逃过了大难,这次主动来送死,可没有人救得了你了!”

萧云升深深的问道:“玄阁老,我可有挑战秦承业的资格?”

玄阁老断然説道:“当然有,我们安氏不过挑战了两次,还有一次的机会没有用,你挑战他乃是天经地义,这场比试完了,空清池的归属才有最终的定论!”

萧云升説道:“好!”他缓缓的又看了那一边的空清池一眼,目光颤动不已,他一字一顿的説道:“空清池,该还给我们了!”

一声断喝,场中的气氛瞬间便为之狂暴,众人的心中都是大震,大战似乎一触即发,这场大战由安氏最后的人选萧云升挑战秦承业,这个比试的结果才决定着空清池真正的归属。

毫无疑问,萧云升乃是一个狂徒,桀骜不驯,浑身上下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最是惊人。可是秦承业断然不是好惹的,乃是三境的强者,一件八级宝塔更是无往不利,所向披靡,安氏之中就连少主安佩容以及二统领安若容都无法战胜,作为旁支子弟的萧云升却该如何抵抗?

这一场比试看起来似乎依然没有什么悬念,胜利的天平向秦承业倾斜了太多了太多了。绝大部分人都不太看好萧云升。

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都看向了萧云升,他们虽知道萧云升最后应是要败在秦承业的手里的,甚至被秦承业所杀,可是单单冲着萧云升这勇气,他们心中倒也有几分尊重。

这一场大战,终于开始。萧云升的瞳孔在紧缩着,説起来他和秦承业几番争锋,仇恨已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了,先前他被秦承业逼得几乎身亡,可是这次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的,如今的他不仅修为大涨,更是身负着元神之灵这样的至宝,白龙大旗也已被他锻造出了足足十二道的大白龙,不仅如此,他手中却还有另外一样神秘的杀手锏。

风雨欲来风满楼。这一刻,众人的心弦绷到了最紧。

没有任何人叫着开始,秦承业已首先攻击,他一声大喝,直接全力朝着萧云升打出一掌,疯狂的灵力汇集成掌心的白色光柱,直直的轰了出去。

(ps:村长继续求月票!谢谢大家!)


深静脉血栓
七台河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心率过缓
友情链接
兰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