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重生之领主传奇第五十三章整编和侍女节能

2020-10-19 来源: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五十三章 整编和侍女

第五十三章整编和侍女

斯洛夫庄园面对主楼的小广场上,站的满满的全是人。这是洛里斯特他们占据了斯洛夫庄园之后的第三天早上。

最中间的是七百余名手持长矛的奴隶士兵,左边的一群是他们的家属,右边站着的是捕奴团营地解救的奴隶,最后面挤成一团的千把人是这个庄园负责葡萄种植和日常劳作的奴隶以及他们的家人。

洛里斯特出现在主楼的二楼阳台上,他手里拿着个铁皮卷起来的喇叭。占据斯洛夫庄园已经过了两天了,武器装备和货物已经运送完毕,所有的杂事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整军了。今天,洛里斯特要对所有的奴隶士兵和奴隶们讲话,给他们希望,也给所有的人对踏上北行之路树立坚强的信心。

“我想应该介绍一下自己,我就是诺顿.洛里斯特男爵,北地咆哮怒熊家族的当家人。”洛里斯特无耻的将尚未正式继承的男爵头衔冠在了自己头上。

“当初我的骑士花了大价钱将你们从奴比特港那些卑劣的奴隶贩子手中解救出来的目的相信你们也清楚,就是组建我们诺顿家族自己的军队,连带你们的家属一起北行回到领地。并允诺你们到了北地就给你们自由。但让我们想不到的是,我们还没踏上北行的第一步,就遭到了这些卑鄙的捕奴团的袭击,他们还想把你们变成奴隶,变成货物,变成他们手中血淋淋的金币。”

“在家族的支援还未到来之前,你们依靠木棍木矛打退了捕奴团的攻击,坚守营地直到增援来临。接着你们又攻占了敌人的营地,攻占了敌人的庄园,在这一过程中,你们坚守自己的职责,遵守纪律,完美的完成了交给你们的任务。你们的表现赢得了我们的尊重,也给你们带来了自由。”

“做为诺顿家族的当家人,我,诺顿男爵,在此郑重宣布,从今天起,你们不再是奴隶,你们是诺顿家族的士兵,一名光荣的战士…….”

“嗷!……”下面七百多名奴隶士兵沸腾了,欢呼声震耳欲聋……

洛里斯特等了一会,双手往下压,示意下面的人群安静下来:“你们的家属,在到达北地之后,将获得平民身份,并享受家族士兵亲属的优待,你们将分到田地和住宅,在家族领地里过上安宁和幸福的生活……”

不止是七百多名家族士兵,连他们的亲属也欢呼起来……

“在这次抵抗捕奴团的战斗中,有十七名英勇的士兵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还有四位战士成了残废,但诺顿家族永远不会忘记这些忠于职守,为家族做出贡献的人。牺牲战士的亲属,他们同样能得到士兵亲属的待遇,而且他们每月还能得到一枚大银币的抚恤金,这个抚恤金的期限是二十年。伤残的士兵也一样,不过他们的抚恤是终生的。这是我,诺顿男爵的承诺,只要诺顿家族还存在,这个承诺将永远不会改变。”

下面的家族士兵们都动容了,那些牺牲士兵的亲属喜极而泣,他们最怕的就是失去了亲人以后,自己这些家属会被领主大人视为累赘,无情的抛弃。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月,做为最底层的一名士兵,朝不保夕,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战死之后家人的结局。碰到通情达理仁慈的领主,说不会还能得到几个银币做为抚恤。要是恶毒一些的领主,甚至会把战斗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战死的士兵,埋怨他们不奋力作战,然后迁怒于士兵的家属,还有把战死士兵的家属抓起来卖给奴隶贩子的事例。

象洛里斯特这样许诺的,在盖林特亚大陆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士兵的伤亡数目累积起来达到成千上万的话,光抚恤金就是一笔数额巨大的开销,会变成一个家族无法承担的巨大负担。乱世人命如草芥,没有任何一个领主敢象洛里斯特一样对手下效力的士兵做出这样的许诺。

事实上为了这个承诺,洛里斯特和史胖子吵得一塌糊涂,连博得芬格也不赞同洛里斯特的决定,他举出昔日白狮军团的例子,作为前克里森帝国的正规军团,对战死的军团士兵也只是支付一笔相当于战死士兵一年薪水的抚恤金就完事,而不是象洛里斯特那样承诺的二十年期限。

洛里斯特不顾史胖子和博得芬格的坚决反对,强行通过了关于抚恤金的这个决定。他认为一名士兵的生命一年还不值一个金币的抚恤金已经是太便宜了。如果诺顿家族一年要支付一万名士兵的抚恤金的话,那诺顿家族也不会困顿于北地,早就打下一个大大的地盘,说不定都能建立王国了。

洛里斯特以捕奴团为例子,前几天洛里斯特出阵,杀了三十多人,还不到捕奴团总人数的一成半,可捕奴团就崩溃了,然后被特尔曼埃尔他们追着大杀特杀,死了一大半,却没对追击的人造成任何的伤害,只有两个倒霉蛋把自己弄伤了。

洛里斯特对史胖子和博得芬格说,他要的是一只敢战能死战的家族军队,就算身处危境死地,也不放弃战斗,宁愿战死也要咬上敌人一口,让敌人即使能消灭他们也要付出重大代价。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成为一只无法让人下口的刺猬,任何敌人想对付诺顿家族都得仔细盘算究竟合不合算,只有这样的家族军队的存在,才会让敌人有所顾忌,不敢冒两败俱伤,得不偿失的后果去招惹诺顿家族。

建立这样的一支家族军队,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让战士们无后顾之忧,洛里斯特提出的抚恤金承诺就是这个目的。他对博得芬格和史胖子说,你们只考虑到抚恤金的金额累积起来是一笔巨大的数字,却没想到这里面的诀窍。一名牺牲士兵二十年的抚恤金也才二百四十枚大银币,相当于十二枚金福德。

对一名英勇战死的士兵来说,十二枚金币并不算多,却能使失去亲人的士兵家属对诺顿家族的忠诚保持二十年之久,而且这抚恤金并不是一次发放,而是每月才发一枚大银币,就象去借十二枚金币,每月的利息都不止一枚大银币。诺顿家族可以用这笔资金去开拓商路,开发领地,每月支付的一枚大银币其实只是一点小小的利息罢了。

史胖子和博得芬格这才恍然大悟,他们发觉自己根本就没洛里斯特思虑周全。洛里斯特说,这还只是第一步,建立家族军队还有很多事要做,要让士兵们遵守纪律,服从命令,更重要的是建立起家族军队的荣誉感,要让每一个士兵都以成为家族士兵而骄傲,树立百战百胜的信心和一往无前的信念,只是这些都需要时间,要靠长久的训练和所向披靡的战斗才能达成。

等下面广场上的家族士兵和他们亲属的欢呼声逐渐的平息之后,洛里斯特再次举起来铁皮喇叭:“我的士兵们,北地还很遥远,前路漫漫。在我们即将踏上征程之前,你们还要重新编组,训练。我将用坚固的盔甲保护你们,用锋利的刀剑武装你们,不管前面是强盗还是山贼,甚至是某些贪婪的领主的军队,只要挡在我们面前的,都将在我们的战车下化为齑粉,谁也挡不住我们回家的路。我将不抛弃,不放弃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在怒熊旗帜的指引下。我们一定能回到北地,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

广场上的士兵和人群再次爆发出欢呼:“诺顿!诺顿!……”

洛里斯特再次举起来铁皮喇叭,这次他是对那些捕奴团营地解救的奴隶和庄园中的奴隶们说话:“诺顿家族没有奴隶,也不会用奴隶的血汗来换取金币。所以,我在此宣布,所有在捕奴团营地被我们解救的奴隶和这个庄园中的奴隶们,你们都自由了……”

这下广场上的奴隶们也沸腾了,欢呼高声叫喊起来……

“但是,你们获得了自由,还不能马上就走,先暂时留在这个庄园里,等我们北行之时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到时我们还会发给你们干粮和路费。如果无家可归的话,我们也欢迎你们加入我们的军队,你和你的亲属将获得与家族士兵同样的待遇,诺顿家族会一视同仁。而不愿意留下准备回家的人,可以在这段留在庄园的日子为我们工作,我们也会给你们相应的工作报酬。”

同时放出了本作的首批情报。

放下铁皮喇叭,又冲着广场上的人群挥了挥手,引发了更大声的欢呼之后,洛里斯特这才回转身,离开了阳台。

“当着这么多人讲话,我还是第一次,够紧张的。”洛里斯特嘀咕着,接过瑟得坎普送上来的细麻布巾,擦了擦脸。

二楼的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史胖子还倚靠在软榻上,特尔曼,尤里坐在他的下首。他们的对面坐着博得芬格和他的两个战友。他们的身后两边坐的是三十八位晨曦学院的老学员,有几人身上还绑着绷带。

埃尔和帕特带了人负责庄园的警戒没来,雷迪带着爱丽莎去庄园里的花园玩了。小施华德则一脸严肃的站在大厅上首一张空坐椅的旁边,这是洛里斯特的位子,他扮的是侍从角色。

除了在座的,就是大厅靠墙站着的英杰列克这老头和他的漂亮孙女了,今天也将对他们的未来命运做出处置决定。

洛里斯特坐到空坐椅上,瑟得坎普自觉站在小施华德的旁边。

“都照这两天商议的办吧。”洛里斯特说:“博格骑士,组建五百重甲兵团的事就交给你了。”

博得芬格站起行礼:“一定不负大人所托。”

“尤里,组建六十人的轻骑兵斥候队要抓紧,这是我们队况且伍的眼睛,不能放松。”

“是,请大人放心。”尤里起身回道。

“特尔曼,你的骑士团现在才十四个人也太少了点,这样吧,你们骑士团每个人都去挑选两名骑士侍从,等他们到了白银阶就授予准骑士的称号,若是立了功回到北地我也会同样收他们为家族骑士。”洛里斯特说。

三十八名晨曦学院的老学员只有十三人和特尔曼一样受过专业骑士培训,做为战场上最重要的突击力量,洛里斯特决定来个鱼目混珠,让每个骑士带两名黑铁阶的骑士侍从,这样冲锋起来也更有气势和威胁。

“好的。”特尔曼起身应道。

“多勒斯,那十二辆车弩战车就交给你了,尽快的配置好人手。”

“是,大人。”多勒斯起身行礼。

“伦默德,你的药剂师小队组建的怎么样?”洛里斯特问道。

“大人,我在捕奴团营地里找到一个初级药剂师和两名药剂师学徒,奴隶中也有三名懂得一些药理知识,我已经把他们都招入队伍了。只是这庄园里有一个中级药剂师和他的初级药剂师女儿,他们是被斯洛夫聘请来的。现在已经被看押起来,大人,你看……”伦默德站了起来,他也是晨曦学院的老学员之一,并获得了初级药剂师的资格。只是他不知道怎么的和药剂专业的导师斯纳得.博格教授发生了矛盾,被取消了药剂学教习的职位,然后就被史胖子蛊惑,头脑发热答应追随洛里思特他们前往北地一行。

“问问那些奴隶吧,如果这对药剂师父女没作恶的话,就放了他们,把他们的财物还给他们,再问下他们是不是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不愿意等我们北上的时候就放了他们。”洛里斯特说。

“好的,大人,我会遵照你的意愿行事。”

人手不够啊,洛里斯特打起了博得芬格身边坐的两位战友的主意。

“罗斯,还有这位蒙斯先生,我能否请两位帮个忙?”洛里斯特很客气的问道。

罗斯很直爽的笑道:“洛克大人,有什么事请直说,能帮上你的忙是我们的荣幸。”

旁边的蒙斯.马莱克附和的点点头。

“是这样的,我还想组建一只三百六十人的弩弓手中队,再组建一支长矛兵大队,能否请两位暂时成为我们诺顿家族的客卿,担当这两支部队的负责长官?你们也知道,我的这些同伴都是学院刚出来,马上成为部队的负责长官还力有不逮。两位都是有经验的军官,能不能给我的同伴一些指点呢?”洛里斯特问道。

“我没问题,马莱克你呢?”罗斯答应的很痛快,然后问自己的同伴。

蒙斯.马莱克也点了点头。

“这样吧,马莱克原本是我们白狮军团的军法官,就让他负责弩弓手中队吧。我比较喜欢近身搏杀,我来带领长矛兵大队。洛克大人,你看这样行吗?”罗斯说。

洛里斯特大喜:“那就拜托两位了。”

“目前我们的家族士兵只有七百余人,但那些被我们解救的奴隶有三千多,其中大部分是青壮。他们的家也大都被那些捕奴团的人给毁了,亲人也被杀害。所以,我希望你们接下来尽量动员他们加入我们的家族军队,人数多多益善。真的不愿意加入也不要勉强,知道了吗?”

“是,大人。”众人异口同声。

“史瑞德骑士的担子最重,他是我们的大总管,负责总营的大小事宜,我让瑟得坎普作为他的副手。另外,我还会让埃尔骑士招收一队侍卫负责总营的安全警戒事务。”洛里斯特说着朝墙边的英杰列克和他的孙女招招手,示意他们到前面来。

“你们很幸运。”洛里斯特玩味似的看着面前的爷爷和孙女:“诺顿家族没有奴隶,这是我刚刚当众承诺的,所以你们还拥有自己的人生自由。但英杰列克你率众攻击我们诺顿家族的事实俱在,不可否认。我虽然饶了你的性命,但你必须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这里有两张契约,你和你的孙女都签了吧。放心,不是奴契,而是雇佣你为仆人和你孙女为侍女的契约。十年后,你们就可以离开诺顿家族。”

旁边的瑟得坎普拿着两张兽皮纸,笔和印章盒递到老头和他的孙女面前。

英杰列克的老脸抽搐了半天,最后长叹了一口气还是接过纸拿起笔签下了他的大名,又打开印章盒用右手食指沾了印油在契约上按下了指印。他的孙女苍白着脸跟着他的爷爷同样签下了契约。

“你叫茉丽丝?”洛里斯特看着契约问脸色苍白的女孩。

“是的,大人。”女孩子有点害怕。

“你的字写得很好,我让你抄的斗气秘籍你完成的很好,没有出现任何疏漏和错误。我不会让你端茶送水的。看见这个胖子了吗?他是伤在你爷爷的手里,害得他无法动笔写字。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成为他的侍女,成为他的右手,不但要侍侯他的生活起居,还要帮他写字记事,做为他的助理和副手。知道了吗。”洛里斯特指着史胖子说。

女孩行了个半鞠躬礼:“是,大人,遵照你的意愿,我会成为他的侍女和助理。”

史胖子傻眼了:“大人,大人,洛克,别开玩笑,我不需要什么侍女,让她跟在你旁边侍侯你吧。”

史胖子急了连大人都不叫直接称呼起洛克来了。

洛里斯特板着脸说:“这是我的决断,必须执行。我又不需要写什么字,你接下来的事情很多需要人帮助。还有你的帐篷,乱的象猪窝一样,必须有个人帮你收拾收拾。对了,上次那几个会写字的奴隶你要觉得使用的顺手的话就留下来帮你跑腿,做总营的办公人员。”

“恩,这个茉丽丝还有个小侍女,已经了解过了,她的双亲都是被捕奴团的人杀害,是茉丽丝把她买了下来做侍女,现在她获得了自由。史瑞德你可以和她签个侍女契约,让她和茉丽丝一起照顾你。英杰列克,这几天你先跟着史瑞德骑士,听从他的吩咐。”

“好的,大人,愿为你效劳。”英杰列克松了口气,只要还能和自己的孙女在一起就行。

……

所有人都退下去了,连施华德也去找爱丽莎了。洛里斯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真累人啊,这个家主真不好当。事情这么多都要自己做主,还好有个史胖子可用,不然大事小事的都找自己,非把自己逼疯不可。

“嘿,洛克,听说你把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送给史胖子了?”能这么说话的除了埃尔就没别人了。

“你来了?”洛里斯特抬起头,看着埃尔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恩,刚才尤里几个在嘀咕,很羡慕史胖子啊。我走过时正好听见。”埃尔说。

“让尤里几个自己找去,瑟得坎普和我说,捕奴团营地里解救的奴隶中有十几个很漂亮的女子还是处子,原本是准备运到奴比特港高价贩卖的,现在已经被我们解救了。瑟得坎普还想安排几个做我的侍女,被我拒绝了。你待会告诉尤里他们,谁要侍女自己去找她们签约,只要她们自己愿意就行,不得强迫。”洛里斯特说。

“咦?有点不对啊,洛克你哪不舒服?”埃尔有些大惊小怪。

“我怎么啦?”洛里斯特被埃尔搞得莫名其妙。

“我算算啊,露易丝和你生日的那一次,然后是尼娜,这几年你们有过五次,莎拉和你是四次,朱蜜莉是三次还是四次我忘了,那个新来的莫莉和你睡觉的次数最多,有七次了吧。基本上死老头酒馆里的侍女都和你睡过了。你在男女这方面不是放不开的人,怎么现在矫情起来了,送了个大美人给史胖子不说,连让那些被解救的女子当侍女也不愿意,是不是身体那里出了什么问题?”埃尔板着手指述说着洛里斯特的露水情缘,他还真记得清楚。

“我日……”洛里斯特先是哭笑不得,紧接着是恼羞成怒,扑上去抓住埃尔就是一顿胖揍:“老子是男人,当然有需要啊,没了女朋友不去酒馆找侍女那去哪,去你开的那些妓馆吗?叫你偷看,叫你记这些……”

不用说,埃尔能把洛里斯特的这些情事记得这么清楚肯定是在暗中观摩过,不然不可能有这么深的印象,连洛里斯特自己都忘了几次了,偏偏埃尔还记得这么清楚。

痛扁了埃尔一顿洛里斯特觉得心情开朗多了,重新坐回椅子上说:“你知道的,埃尔,北行还没开始,就先碰到斯洛夫这么个拦路虎,以后上路还不知会碰到多少磨难。我要现在接受侍女贪图男女之欢那你们会怎么看我,会不会对我失望离我远去?你也做过上位者,知道带小弟的难处。做为北行的领路人,我必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若是因为我贪图美色人心散了的话,队伍就不好带了。”

埃尔爬起来点点头:“这倒是,可这些漂亮的女人放弃了很可惜的啊。”

洛里斯特下手有分寸,埃尔虽然挨了顿揍可他皮粗肉厚的没当一回事,再说他挨洛里斯特的揍已经挨惯了。

“没什么可惜的,天底下漂亮的女人多的是,此番北行长路漫漫,那些追随我们的老学员也得有些福利,希望他们到达北地的时候都有了意中人,这样就能在北地安家立业了。对了,埃尔,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件事来了,就是我们占据这庄园的时候不是俘虏了十几个斯洛夫和他那个表兄弟派克大剑师的侍妾吗,长得都很漂亮的,你待会去找罗斯和那个蒙斯.马莱克,就说给他们一人派两个侍女侍侯,让他们自己去选两个。剩下的你问问那些老学员,有愿意的就给他们分一个侍女吧,恩,你也可以挑选一个。”洛里斯特说。

“遵命,大人。”埃尔恭身行礼。

……

任晋生
衡水治疗白癫风医院
疾病要闻
友情链接
兰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