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我的画与我的散文那条小路营养

2021-01-15 来源:

我的画与我的散文(那条小路)

完成任务后可获得经验

今天又读了一会余秋雨的《借我一生》受他的感染,也让我思起儿时往事来一一那条不能忘怀的小路。

那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儿时天天都走的一条小路。与同学们一起去上学,和弟弟去亲属家,和乡邻们去供销店卖农副产品或购生活用品。天天见面,当时也就司空见惯,对它有些漠然。

然而,就是这条小路,却有我独行的一次刻骨铭心的记忆。

我前边说它普普通通,这句有点语病,其实,在我心中它是一条不平常的小路。从我家住的村子出来一直通到生产大队所在地,约一公里多点。小路两旁,一侧是排排高大的老榆树,另一侧是一排排笔直的小白杨。两侧树中都伴着杂草乱藤,除了冬季,总是翠色在目,不知名的野花儿比比皆是。从春天开始,过一阵换一个颜色,一直到秋天。夏天,那是浓绿一团,人们从小路一过,犹如在一片绿雾中穿行,像走在绿色的走廊里一样。树上鸟唱,草丛蝉鸣,仿佛互相对答。秋天,树叶变黄和着两侧庄稼地里的谷子玉米高梁的果实,相映成趣,清香中又饱含浓烈。几乎让人不辨四时。一到冬天,当然都是白雪覆盖,一条被众人踏出的平平痕印,人们走时听着自己的吱吱的步履音乐,步伐也轻快多了。

就是这样一条美丽的小路,在那个生态非常好的年代也让不少野生动物不断光顾。有野兔、有狐狸、有野鸡、有大雁、黄鼠狼等,最可怕的是狼。有一年夜晚,一个老百姓最怕的“月黑头”一黄姓山东移民,大伙都叫他老黄,去大队砖厂上夜班,路上与狼突遇,害得他急忙爬上高大的老榆树,发抖与狼上下对视着,本能的发出:”救人呢!有狼”待乡亲们闻声拿钩杆铁齿赶到时,那狼早被他喊叫声震跑了。但他裤下湿淋,全身颤抖,下不了树啦。这件事传遍三乡四野。当然,最害怕的是那些孩子们,可老人们说,没事,只赚钱是小事要太阳不落山,啥事没有,狼也怕人。

几年后,我们都己将事忘掉了,我十一岁那年正是全国上下,人民公社,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三面红旗的年代。吃大锅饭,供给制,生活很是困难,也是三年自然灾害最重的年代。

这年刚刚入秋,母亲生小妹,住进了生产大队的“产院”说是产院,实际上就是几间房孑,几铺炕,分成小间,也没有医疗器械和医生,就几个为产妇做饭的妇女。名是住产院,实则就是为了吃口饭,也是公社,大队等上边领导的政绩。

我想母亲,星期日就去看母亲,走的同样还是那条小络。去后贪玩,又恋母亲,直到太阳要落山时才想回家,因产院没地方住,再加母亲让我把一小篮子土豆还有几个鸡蛋带回去,给弟弟妹妹们吃,在那个年代这也是母亲坐月子时,亲友们送给的最好的“下奶”了。

我提着篮子望着快要下山的太阳,一个人快步沿着小路朝家走去。说来也巧,正当我走到小路一半时,一抬头,看见前面不远处,一个像狗一样的东西出现了,当时没害怕,可又一瞧那尾巴,是狼!因那时狼多,谁都认识。当时,我就吓出了汗,浑身毛骨悚然,随手在篮子里抓了一个土豆,像要决一死战似的,对视着它。前走不行,后退也那么远,当时我也不知哪来的那股劲,案例 业务已排满婚庆公司不接单我没哭,拿着土豆壮胆,边退边看,狼没有动,没有进攻的样子,站在那好像吃什么,这时我快速想起以前老人常说,遇到狼别惹它,躲开它,没事。我急中边看边躲开它的视线,横穿过小杨树林绕道直奔附近自己熟悉的一条小径(农村也称小毛道)也算巧,小毛道上正有本屯两位老人在地头种菜,我如获大救,一下扑到他们身边。

从此,我一人不敢单独走这条小路,也再没闲情逸致去欣赏这条小路,就是人多走,也常常想到那次情形,而后怕。

我是一个没出息的人,感情太脆弱,总是供过于求,经常为过去的亲情惹起可揽闲愁而落泪。

时至今日,母亲去世己半个多世纪,小妹病卒也十几年了,这些事总不敢想,今天才让大学者、大作家余秋雨先生把我叫醒,才把这条小路的故事写出来。

所以,这条儿时常走的小路,确实是一条我难以忘怀的小路。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路

索尔仁尼琴着有长诗《小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俄罗斯当代文学巨擘索尔仁尼琴的长诗《小路》最近问世。作品以作家的如下真迹作为开篇:这里收入的是我在监狱——集中营——流放之后将该商标使用在其自行研发的液晶显示器等电子产品上。  唯冠控股系香港上市公司年代的作品。监禁时期我在头脑中编出无数诗行,珍藏在记忆深层,因为无法相信纸张。当时它们是我的呼吸和生命,是它们帮助我坚定不移。另还有邓丽君、前苏联电影《小路》等。

海口妇科
天津妇科医院哪家医院好
银川治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
兰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