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东方刚泛白节能

2020-10-19 来源:

东方刚泛白,有福就醒了,他并不急着穿衣服,披着被坐起来,拿过大烟锅子,一锅接一锅的贪婪地抽起来。也许是吸得太猛了的缘故,引起来一阵阵的咳嗽,仿佛要窒息的感觉。他的女人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扭过身子,给有福个后脊梁,低低骂道:“总有一天抽死你!”缓过气来的有福,只顾抽自己,他女人的话压根就没进耳朵里。

有福膝下有一儿一女,女儿在市里工作,据说是一个好单位的科长,日子过得不错,也很孝顺有福,一年的钱呀,东西呀没少往家里拿,光好烟好酒的,就给有福买回来好多,家里的小橱柜里塞得满满的。有福除了家里来客或出去办事,从来就不动那些高档的烟酒,用他自己的话说:“抽得软绵绵的,没劲!”他在自家的小院里种满了烟叶,秋后收割了,晾干,再细细地碾碎,打包好了留着自己慢慢用。他的大烟锅子和烟袋,还是父亲留下来的,烟袋上用七彩线绣着一对鸳鸯和一对并蒂莲,是母亲送给父亲定亲物。虽说摞了很多补丁,但洗涮很干净,陪着有福走过来四十多年的光阴。

直到抽得过了瘾,有福才穿好衣服下了炕,挑起水桶向院外走去,山村里静悄悄的,村民们都在酣睡,小鸟儿也在贪暖窝,只有水桶声吱吱扭扭地打破了这份沉静。有福是个闲不住的人,挑满水后,又挎着箩筐,拿起粪叉去村外捡粪。这像是有福的工作,只要不是雨雪天,他从不间断。这个习惯从啥时候开始的,恐怕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做完这一切,村子里才渐渐地热闹起来了,有福踏进了院子,转身关好门,前后的拍了拍身体,又跺了跺脚,才进了屋,他的女人早把饭菜做好了。

隔壁住着有福的小儿子——小戈和儿媳萍儿,才结婚半个月,正在蜜月中。他们也早早的醒了,却相互腻着不愿起来。有福最看不上懒床的人了,日上三竿了仍没见到他们的影子,便破口大骂起来:“不成器的懒玩意儿,看看几点了,好大的架势,让爷侍候你们吃饭吗?”他的女人忙着阻止:“别吼了,孩子们刚成家,让他们自由几天吧,我给你拿好碗筷,你先吃完,干你自己的去。”女人嘴里絮叨着,手中忙乱着。“有你球事,看你把他们惯得,都没人样了……”有福的话穿透墙壁,一字一句清晰地送入小两口耳朵里。

萍儿推开紧紧搂着自己撒娇的丈夫,低声说:“爹生气了,别闹了,快起床吧。”小戈皱着眉头,愤恨地说道:“他一直看不上我,嫌我不务正业,没有他的女儿争气,我都习惯了,别理他。”说完伸出手就要去挠萍儿的咯吱窝,萍儿再无半点兴趣,挣脱开丈夫,穿好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急忙来到了公婆的屋里。她低低地打了声招呼,便尴尬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婆婆听到动静笑着转过脸来:“着急的起来干嘛,又没有啥事。”萍儿拘谨问道:“妈,我能帮着干点啥?”语气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子,越来越无力,低得自己都听不着在说什么。婆婆咋着手,用手背把萍儿往外推:“没啥可干的,我还闲着哩!快去洗漱,一会儿饭菜都凉了。”临出门时,萍儿偷眼瞅了瞅有福,老公公只顾蒙头吃着饭,根本无视旁人的存在。小戈也跟了进来,和自己的媳妇撞了个满怀。他用脑袋点了点炕上,悄声问母亲:“咋回事?”母亲冲他使了个眼色,小戈立刻会意,笑着逃出去了。他三步并做两步,向上房奔去,他要去请老太君,来管管他那犟老爹。

有福的老娘八十多了,身子骨很硬朗,耳不聋眼不花,腰板直挺挺的,依稀还似当年的俊美模样。她原本是财主家的 ,有福家从祖父那辈儿就开始酿酒,开酒坊,也是当地屈指可数的有钱人家。那个年代结亲家,讲究门当户对。十六岁那年,有福的娘经过媒聘嫁了过来,当了酒坊的少奶奶。有福的爹是独子,公公婆婆下世后,偌大一份产业,里里外外就靠有福爹一个人打点着,实在忙不过来。有福的娘精明聪慧,又能写会算,帮着照管酒坊里的生意,有福上面原本有个哥,比有福整整大一轮,跟着他爹常年在外跑,学着做生意,一家人其乐融融,日子过得倒很安逸。

就在有福四岁那年,他爹带着哥哥去外省要账,这一去便杳无音讯。村里有人谣传说爷俩被国民党败军的乱枪打死了,也有人说是被抓丁,带往台湾了。众说不一,至此生死未卜。有福的娘显得很冷静,一如既往地打点着酒坊的生意。夜深人静的时候,有福却常被娘那冰冷的泪水惊醒,娘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幼小的有福,一句也听不懂,他也不想去弄懂,他知道只要娘在,就有天地。又过了一年,村里彻底解放了,有福家的酒坊也充公了,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些,但母亲不用再受累了。

四清运动那年,刚刚十二岁的有福一下就成熟了,他家成分高,父兄又莫名的失踪了,他娘无由的被多加许多罪名,地主婆;叛徒媳妇;有福也成了地主增加矿石进口量来满足需求。必和必拓3季度铁矿石产量创新高:必和必拓最新公布的产量报告显示家的狗崽子,小叛徒!时不时的被叫去批斗,游行。有福娘总是把有福紧紧护在怀里,自己经常被揪扯得东倒西歪。有福看着不知多心疼了,眼睛都冒火了,若不是娘阻拦着,有福早和他们拼命了。看着一张张狰狞的面孔,有福死死地把他们记到心里,从此他恨透这村里的每个人。母亲却很大度,她安慰有福,说他们也是身不由己,也得听上面领导的。无论他娘咋劝,有福就是解不开这疙瘩,从此他独来独去,不和村里的人打交道,也不去上学堂,只愿跟着他娘在家里读书识字。那几年就忙着搞运动了,那有心思学习,学校的老师也常常被拉出去批斗,有福的娘对他很严厉,她教会了有福很多东西。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挨饿是经常的事,口粮少得可怜,十里八村能吃的东西,大都被村民挖光,剥光了。好在有福的娘有心计,偷着埋了些金银首饰,断顿的时候,他娘就偷偷挖出一两件来,拿到镇上换些高粱面,玉粟面掺着野菜充饥。有福他娘还在酒窖里偷偷地养了两只鸡,宁可自己饿着,也要省下一口喂它们,就为了产蛋,给儿子补身体。即使这样精打细算着,也还是有彻底断顿的时候,看着有福饿着蔫头耷脑,一个劲地喝生水,他娘就心疼,瞒着有福卖过几次血。这些事有福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无意中在娘的口袋里发现了卖血单据,有福捧着单据嚎啕大哭,发泄完后,便小心地收藏起来,没和老娘提过。那一刻,有福觉得自己的肩头沉重了许多,他暗自发誓,自己是这家里的唯一男人,他有义务照顾好自己的母亲,而不是老躲在母亲的羽翼下。从此,有福想尽办法,掏鸟蛋;抓野鸡野兔;捕蛇;爬到最高的树杈摘树叶;甚至攀爬到陡峭悬崖去摘榆钱;剥榆树皮。娘儿俩相依为命,度过那段灰色的年代。有福很孝顺老娘,六十岁的人了,可在他娘面前仍然像个小孩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孝子。小戈是有福娘的心头宝贝,从不舍得让他受半点委屈,可儿子偏偏背她的意。小戈也把奶奶当作庇护伞,他惹不起的父亲,常搬奶奶来给自己出气。

“你个混小子,又哪根经搭错了,干嘛委屈我的宝贝孙孙,你倒好,吃得肚皮溜圆,让他饿着哈,你咋为人父的?麻溜给我滚出来!”有福回头看见娘怒冲冲向堂屋走来。他知道是自己的女人搞的鬼,有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回头找你算账。”他低低地抛下一句话,鞋都没顾上穿,着急忙慌跑出去,他老娘已面带怒气走到门口了。有福陪着笑,忙着掀起纱帘:“那有了,别听他瞎说,那小子嘴里没真话。”看到有福被老娘折腾得那糗样,小戈和母亲都掩嘴笑了。

“我看你是没真话吧,孩子就想自己干点事,就把你腻歪成这样?省得你有劲没处使,不如留点力气,把配方给他们,指点着他们把祖上的手艺重新张罗起来,这样多好。钱不用你的,我给,你就出配方,出力就好。成不?”他娘的口气几乎在哀求。

“那东西被烧了,留那祸害干嘛。”有福把老娘扶上了炕,自己也上去,端起碗来自顾吃起来。

“烧了?福呀,你是我的儿子,我会不懂你,你的心思娘懂,那几年看到娘受罪,寒了你的心了。现在真的不同了,再也不会回到那个年代了。你就真忍心祖上的手艺断在你的手里?”这样的谈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对儿子的偏见也是由这酿酒的秘方而引起的,小戈是个有上进的小伙子,当年他缺三分就考上大学了,有福说啥也不要他复读了,硬说念那么多书没用,还把自己的身子惯娇气了,全家人都为他求情,有福就是不松口,他一赌气自己扛着行李回家了。改革开放以来,许多人到外出打工,为后辈儿孙谋条好出路,机灵点的在家里搞起了副业。小戈本来就是很有思想的一个人,不甘心像他父亲这样,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累死累活的也挣吧不了几个钱,再说了他也不愿意把祖上的手艺,就这样白白的扔了。他求父亲把酿酒的秘方给他,也想开间小作坊酿酒。谁知父亲一口回绝了,口口声声骂他是好吃懒做的不孝子,小戈为自己争辩,惹得父亲举着铁锹,满院子的追着打骂,幸好有奶奶护着,才躲过一劫。有福和娘都知道,他们受的那些苦,源头就在这秘方上。有福很爱儿子,他不愿让儿子再遭受那样的痛苦,他对这个社会,这里人都失望了。他固执地认为这是在保护自己的儿子,有福的爱很深沉,他把这些都闷在心里,心里反倒埋怨小戈不能体谅他。

有福家的酒甘甜醇厚,香气悠远,招来很多客户。他的祖父通过实践,反复专研改进,把总结来的经验,都写在纸上并留下祖训,只传长子长孙,别人不能接近。这秘方平时有长房奶奶保存着,一辈一辈传下去。四清运动那会儿,村里的领导是他家长工的儿子,有福家的事,那个长工知道得一清二楚。他们爷儿俩千方百计的想得到这个秘方,软硬兼施,给有福的娘加了很多罪名,逼着她交出来。有福的娘刚强,她把秘方缝在有福的小袄夹层里,嘱咐他迫不得已就把它吞下,也不能落在外人手里,娘的话就是圣旨,有福把这秘方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要。被批斗,游行,辱骂,娘儿俩咬碎了牙顶着,随着年龄的增长,有福无力和那个年代抗衡,把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在这张秘方上。有几次想毁了它,但始终没舍得,他很清楚这里凝结着祖辈的心血。

星期天,女儿一家回来了,一直阴着脸的有福终有露出了笑颜。吃过晚饭,有福叮嘱自己的女人,淘黄米明天中午做炸糕,有福知道女婿喜欢这口。女儿小雯正和弟妹收拾,转头忙阻止;“不用了,我们明天要早些回去,启明还有事那。”

“大礼拜天的,能有啥事?”有福不满地问道。女婿启明接过话题:“我的一个同学,在北边包了一个山头,种满了桃李杏树,知道我是学林业的,聘请我帮着他打理,今天抽空回来看看奶奶,您和妈,以后恐怕就没时间了。”

“你不上班了?”有福惊得半天没合拢嘴。女婿笑着回答:“上!咋能扔了工作嘛,我只是休息日去他那里。”小戈蹭上前来问:“给钱吗?”姐姐笑着回他:“一个月三千,比工资还高哩。”

有福着急了:“你们领导知道不?可别招来事非,和人家辞了吧,安安稳稳的上班多好。”女婿笑了:“没事爸,我占用的是自己的休息时间,再说,现在国家提倡这些,能者多劳,就看自己有没有那本事了,人口越来越多,老祖宗留下的资源实在养活不了这多么的人,当今的领导人提出了改革,实在是太明智了!”

听了边框业务明年有望为公司带来3000万元左右的净利润。女婿这一番话,像一块石头打乱了有福平静的心,难道真的是自己做错了吗?他摸过大烟袋,一锅接着一锅地抽着烟,脑里空荡荡的,一片空白,他一句话也不说,无神的大眼睛,不知在看什么。小戈推推姐夫,冲他竖去了大拇哥,姐弟俩偷偷得乐了。他们的母亲纳闷地看着这些,刚想问,小戈得了个手势又把话噎回去了,可看到老伴那无主的样子很心疼。她和有福是一个村的,小名叫翠兰,比有福小整整十岁,从她记事起就知道有福和村里的小孩不一样,是地主家的狗崽子,专欺负受苦人。村里的小孩子看到他,就用土坷垃扔他,她也曾扔过他,有福不还手,只是回头瞪他们,目光如剑,能刺穿人的骨髓,让人不寒而栗。从此她再也不敢去招惹有福,走路也尽量避开他家门前。

慢慢的,有福走进翠兰的视线,她发现有福从不说话,也不去接触人,生产队分配活时,最脏的,最累的一定是有福的,可他从不去争辩,只会闷头干活。分红的时候,有福得到的最少,他总是拿上就走,没有多余的话。时间长了村里人都说他不聪明,是个傻子,曾有一段时间傻子就是有福的名字,他也不去分辨。

翠兰心直口快,常常为有福抱打不平,时间长了村民取笑她,喊她傻子媳妇,她头一扬,回答得倒干脆:“有钱难买个我愿意!”本来是赌气话,被好事的告诉了她爹。换来的结果是,被他爹暴打一顿,关了起来。还说要告到公社治有福的罪。这下翠兰可慌神了,本来是一句负气话,却给有福招来这样多麻烦。她隔着窗户求他爹,说这一切都是她惹来的,有福一点也不知道,不要冤枉了人家。再说他孤儿寡母的,又背着那样的身份,够可怜的了,我们就不要落井下石了。任凭翠兰磨破嘴皮子,他爹就是不依不饶的。翠兰心一横,半夜趁他爹睡着了,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跑到有福家,无论有福娘咋劝,也不离开,硬是留下做了有福的媳妇。就为这事,他爹和她断了来往,直到死的那年才原谅了她。跟了有福,她一直就没后悔过,婆婆疼她,丈夫爱她,一双儿女也很听话懂事,作为女人,她这一辈子活的值了!

共 819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物栩栩如生,情节铺排得当。文章以有福为圆心,开展了一系列的对人生的探索。经历了生活严酷一面的有福,面对新的人生仍然心有余悸。在社会进步、思想变革的年代,仍然墨守成规,不敢越雷池一步,由此引发了家庭内部意见的分歧。作者文笔凝练精准,将人物放入时代变迁的大环境中,新、旧时代的对比鲜明可见。文章收尾有力,愈来愈好的政策与生活,让有福转变了态度。但他依然不肯进城,他得守着家,等着渺无音讯的哥哥回来。篇章人物个性突出饱满,具有时代气息,将新时代带给人们的新起点新希望清晰展示。!【:紫玉清凉】【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55:05 有福的舔犊情深、隐忍孝顺被刻画得淋漓尽致。月儿的文,较之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祝福中秋!

回复1楼文友: 21:58:55 谢谢老师的按语,辛苦了,遥祝快乐!

回复1楼文友: 22:01: 6 谢谢,还望多指导。

2楼文友: 21:57:58 取材详略得当,对人物的内心的刻画比较到位。有福的身上,时代带给他的伤痕依稀可见,表现在他对儿子以及新事物的态度上。文章饱含对生存意味的探寻,对当下生活的热爱。期待月儿更多佳作!

回复2楼文友: 22:0 :00 谢谢,差远了,希望多指点。

软肝片治疗肝硬化怎么样
生活医药资讯
临汾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兰州旅游网